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互动交流 > 州长信箱

信件信息

主题名称: 请求解决我与王本富土地承包经营权一事的报告
信件类型: 咨询信件
提交时间: 2018-10-15 14:17
信件内容:

尊敬的州领导:

您好!我叫唐福坤,男,1952626日出生,土家族,住永顺县勺哈乡勺哈村二组。

1984年勺哈村二组将该组一丘叫屋门口的责任田面积0.4亩,依法由我经营管理,1996年土地调整时,发包人将宗田续包给我至今,并为我颁发了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,2002年永顺勺哈乡新农村村民王本富毫无理由地侵占我的承包地,并在我经营承包证范围内下脚违章建房。我所报告的事由是王本富侵占了我的承包地,我持有《土地经营权证》且四至明确,在经营权证中没有涉及王本富、朱宣幼经营的四至界限。

针对上述问题,本人就此提出以下三点,恳请领导解决时予以参考。

1、《土地管理法》及其“事实细则”,十分清楚地规定,“集体土地严禁买卖、转让、抵押”。可是,“立卖土地人朱宣幼与买土地人王本富”为主体签订的“土地买卖契约”,按照《民法通则》第五十八条、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规定,因与国家法律规定相抵触,应该定性为“无效民事行为”、“无效合同”。众所周知,法律保护的是合法民事行为,而王本富的行为是不合法的行为。所以,“转让契约”有效,根本不存在。“毛之不存,皮之焉附”?失去了大前提,自然不成立。因为,前置丧失。

2、对王本富与朱宣幼立卖土地“取得该块地的管理使用权”是不合法的。按照我国现行土地管理方面的法律、法规、政策,农村集体土地,只有“经营权”和“建设用地使用权”。前者是《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法》赋予的权利。后者是行政规划机关审批赋予的权利。所谓“管理使用权”,只有土地依法转为国有性质后,才产生“使用权”。

我与王本富的事由是王本富既没有获得“土地承包经营权”,也没有报经任何行政机关审批建设用地,纯属王本富侵占我合法承包土地非法、违规建设。这种违法违章建设,必须严厉打击,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不能支持违法违章建设行为人。

我的情况是2009(勺哈段)国道改造(加宽),由政府安排,搬迁易置于自己的承包土地。该行为是一种合法、有效的民事行为,应得到法律保护,也是勺哈段公路国道改造加宽遗留待解决的问题。

3、本事由起因,系第三人朱宣幼非法出卖了权属我房前承包经营权证范围内的土地。而受买人王本富在无四邻签字认界的情况下,擅自购买非产权人朱宣幼土地。王本富无视他人权益,强行施工建房,而引发该事由。依照《物权法》,财产应以行政登记为准。以上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,有法可循,人民政府应以人为本,秉公及时处理,不应因有错不纠,人为地导致我家人和我上访,难道王本富非法购买的土地就合法了,事实不是这样,只会证实乡经管站支持了不应该支持的买卖土地非法行为。

综上所述,我与王本富的土地承包事由,本人拥有土地“经营权”。而王本富拿不出其有“经营管理权”的有效证据。且王本富行使的并非“经营管理权”,而是“违章违法建设”行为。现本人恳求州领导基于我上述之情况,对此报告予以关注和及时解决。

 


回复信息

回复状态: 已处理
回复时间: 2018-12-25 00:00
回复内容:

  

 关于20180487〕号网上来信的回复

州长信箱管理办公室转来的《关于交办唐福坤来信事项的函》(州长信箱函〔2018281号)已收悉。现将调查处理情况答复如下:

经调查核实,唐福坤所反映的承包地,现状已不是农田,唐福坤于2004年在该承包地上修建了住宅楼房(无国土局的建设用地许可证)。争议地的位置应是唐福坤所修建的住宅楼前与209国道连接处的宽约3米的狭长地段。唐福坤所称的屋门口责任田面积0.4(已用于建房),四至为:彭英生田,唐福安田,公路,刘兰昌田,而实际上唐福坤屋门口责任田离209国道路面约三米,田边有一个缓坡,缓坡至公路间还有一块朱宣幼母亲的菜地。大约100平方米,朱宣幼家一直耕种管理至转让给王本富。村组也认同了此地非承包地,而是朱宣幼家开垦的自留地。朱宣幼将此菜地转让给王本富后,王本富曾在此修过简易房。下过基脚,简易房在209国道加宽时被公路部门拆除了,这些情况勺哈村委会也予以证实。在2005年,村调解委员会调解唐福坤在路边埋电杆与王本富发生纠纷的案件时,调解协议书里明确了王本富所下基脚的存在。现唐福坤已在其屋门口责任田内建房,并将田边与公路外坎之间的斜坡填平、硬化成天坪,王本富所修保坎基脚被埋没。

唐福坤所反映情况,在此之前,已经县、州法院三次诉讼。2008年,县农经局有二次书面调查意见,州农经局有一次信访复核意见。

2005年原勺哈乡政府的调查取证和调解材料,20073月和10月县、州两级法院判决,20087月和9月原农经局的调查取证及书面处理意见,均证实朱宣幼家在争议地开垦自留地并长期耕种管理,后又将此争议地转让给王本富的事实。说明在209国道与唐福坤责任田之间,有不属于唐福坤户的其他自留地,故唐福坤要求将争议地确权给他的请求不合理。

争议地原状是永龙公路勺哈段路边的一小块台地,一直由朱宣幼家作为菜地使用,在分田到户时没有作为承包地发包,所以作为承包地块确权登记不符合政策,且现状已非耕地。

现在争议地成了唐福坤家出行的必经之路,唐福坤信访诉求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家住房与209国道连接起来,把中间地块讲成自己的承包地。解决纠纷的最佳办法是:只有让唐福坤家拿钱补偿王本富家下基脚的费用,达成调解协议,纠纷才能最终解决。建议由灵溪镇和勺哈村组织协调处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永顺县农村经营服务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811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