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互动交流 > 州长信箱

信件信息

主题名称: 关于被强行霸占稻田情况的反映
信件类型: 投诉信件
提交时间: 2019-07-07 00:00
信件内容:

尊敬的州领导: 我叫向乃荣,身份证号:43312719520909381X。今年68岁,中共党员,退伍军人,住永顺县高坪乡雨禾村若西组。2004年,我们村(当时是若西村)修通组公路(通扎号组),要从我家门口过并要占我家稻田。我家五口人只有一亩六分田,本不想同意,但考虑是公益事业,加上村支两委不断做工作,并同意调整出相应大小的田作为补偿,所以就同意了。当时村支两委开会讨论决定,将五保户孔宪文的稻田对换给我耕种管理,五保户孔宪文由村集体供养(后送养老院)。直到几年前孔宪文去世,十多年来我一直种着这块稻田。 直到2017年,孔宪文弟弟孔宪望因村里取消了其爱人低保,心里不服,就将我一直种着的这块稻田霸占了。说是他哥哥的田他要继承。我多次找现任村主任、支书反映情况,要求解决,但一直没有解决。我给乡政府打报告,请求解决,也没有解决。中间调解一两次,本可以达成协议,但该组的组长彭武甲又出难题,说这是他们组的地,并指使孔宪望强行种了这块地。今年5月27日我向县信访局递交了信访材料,但现在都没有音讯。从去年全年到现在,我向村里、乡政府反映不下百次,个别主管副乡长说他没有能力解决,叫我打官司。这是打官司的事吗?我的田是合法的承包经营田,不能白白地被霸占。如果再不解决,我就要封堵这条通组公路了,恢复被占的口粮田。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,当时做这件事的村支书,村主任都健在,证人证言也有,只要按事实处理,没有什么难题。今天我向州领导反映这个问题,想通过合法途径解决此事,同时也想你们管管乡里、村里干部不作为的现象,并借此督促解决我的实际问题。 村民:向乃荣 电话:15074330229 2019年7月5日 

回复信息

回复状态: 已处理
回复时间: 2019-08-05 00:00
回复内容: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关于向乃荣信访事项答复意见

 

向乃荣:

关于你反映的有关信访事项,我们已收悉。现就你反映的信访事项答复如下:

经调查,雨禾村是三个村(原若西村、雨禾村、松木村)合并而成。2004年原若西村修村道,村书记向光友、村主任彭武甲、村秘书彭卫东、村妇女主任彭继芳协调村道占用的土地,土补偿标准200/亩、田减免农业税不补钱、修村道做小工15/天,村道起点下寨,终点扎号。村道途径湾丘丰香,需要占用湾丘你两分田,种丰香组五保户孔究文一亩一的田,村主干给五保户孔宪文每年称稻谷(600/每年),做通工作后,你称田不好打田水,要买抽水机抽水灌溉,村主任彭武甲未同意,村秘书彭卫东为了尽快完成村道占地的征收工作,给你500元钱用于买抽水机,村主任彭武甲知道后,认为如果坚持两种方法都可以:一是退500元钱给村委会,五保户孔宪文的田流转给他,若西村委会办理土地流转手续;二是不退500元钱给村委会,若西村不办理土地流转手续。不坚持这两种方法都有失公允,其后原村主任彭武甲上门到你家中收取村主任彭卫东支付给你的500元钱,但你不退钱。2012年五保户孔宪文死亡后,孔宪文的安葬费等由政府出钱,孔宪文的兄弟孔宪望请人对哥哥孔宪文进行了安葬。2018年、2019年高坪乡村两级干部就你反映的信访问题进行了多次调查、调解,双方均无法达成一致意见。

你在耕种孔宪文田地没有土地流转合同,双方当事人在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且不愿协商、调解,调解无法达成一致的,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,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。建议你依法依规维权。

    

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永顺县高坪乡人民政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85